归途

此篇也是旧文,作于2018年6月。

自打进科见习,生活就变得非常充实和忙碌,以至于,仅仅一个半月的时间,却感觉像是过了一年。

每一天,都发现自己还有很多技能没有掌握,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然而忙碌了一天,回到寝室,打算看一看医书,已经要昏昏欲睡,床的吸引力又一次超过其他事物。

体力不支,精神也很劳累。越是深入了解临床工作,越是感到迷茫。别人问我为什么要选择做妇产科?我发现,在国内的大环境下,“就是喜欢妇产科的feel”这样的答案是不及格的,因为马上要面临各种现实的问题,包括“你一个小女生做什么妇产科,竞争不过同行其他彪悍的女性,干嘛不选一个对你的性别友好的科室?”“XX的妇产科需要熬很久的,最起码5年住院医+5年住院总,你要好好考虑你的个人生活”“你至少要先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才能安心做个大夫,你看XXX,30+了的住院总,还在相亲”等等,这些问题,我一个也答不上来。而最重要的是,看到了一个工作环境优点和缺点相当,优点是可以和一部分很优秀的医生一起工作,缺点是这个工作环境没有足够的资源让这部分优秀的医生都充分发挥,导致资源集中,可能形成恶性竞争,因而以后的发展前景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所以是一种鸡肋的感觉。

以后的路到底要怎么走,真的是很迷茫。国内也好,国外也好,都需要开始做准备了,多犹豫一天,多耽误一天的功夫。这样不知所措的时候,只想待在家里,躺着。心在何方,心在归途。

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困难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最普通的就是考试不利的时候,老爸总是会慢慢踱进我的房间,说一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之类的侠客故事,老妈总是会说这些都不重要,你开心最重要,这样的回忆无疑是温暖的。前一段时间,流行说一个人的人生与原生家庭多么密切相关,如何跟原生家庭和解等等。《无声告白》里面也说,”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而nocturnal animals里面,当Susan深爱的男友说出“你和你妈妈一样,有着一双美丽而忧郁的眼睛”的事实时,瞬间触发Susan内心深处敏感而又脆弱的神经。以前我也会有类似的想法,也会因为各种原因,跟爸妈闹闹小矛盾,不过越是长大,越觉得父母实际上是很有趣的朋友。况且,genetics和epigenetics的力量,真的很强大,一个直观的体验,就是发现现在我和父母年轻时的模样真的很像。以后,我们都是要老去。与其抗争,不如接受。所以现在很感谢父母的理解。无论这个世界是怎样的,家永远都在。

人生实际上90%可能都是苦,还有10%的甜支持一个人存在世上。最近比较同意一个老师的观点:“父母实际上是亏欠孩子的,他们把你们平白带到世上来走一遭,受人生的考验。”所以,以后我也不确定要不要把一个孩子带到世上走一遭,不过,如果真的要把一个孩子带到这个世上,我会向爸妈学习,给予他/她充分的爱和阳光,让他/她以后独自面对自己人生风雨的时候,可以做到乐观、勇敢,经历体育精神的锻炼,充满能量。用岳buddy的话说,具有“二愣子”的精神。(“二愣子”一词,源于对《三万英尺》当中程皎皎和赵允两个人的形容,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Oc3hxbl6g8LZYl02GvDRwA)。

社会上的精英们最不缺少的就是金光闪闪的简历,而最大的特点是都有一颗脆弱的心,表现在外界,便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这样的标签。这可能也可以部分解释了,为什么偌大一个中国,支柱性的,强大的的产业还没有出现。无法像欧洲那样印印LOGO,也无法像美帝那样科技迷人。不过希望这仍然是一片希望的田野。在这片土地上,事业也好,爱情也好,都需要一点“二愣子”精神来经营。

2018年的夏天,此文写于归途。我以时速300公里,奔向千里之外的清蒸鲈鱼,红烧排骨和西湖牛肉羹。祝大家端午快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