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敏感与歧视

首先来数一数历年来被人经意或者不经意贴过的标签:

情形一:大二本科暑假,我和我的朋友A带着她的朋友B来校园游玩,A介绍B给我认识,B是一位大大咧咧、皮肤黝黑、身材壮实、搞艺术的女生,穿着一件彩色的POLO衫,黑色的七分运动裤,踩着一双篮球运动鞋,声音洪亮而放松,在认识和攀谈了大概半个小时过后,感叹了一句:“你就是那种典型的傻白甜女生。”我记得当时我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不知道怎么往下接的同时,也狠狠抑制住冲上去打她一顿的冲动。

情形二:大六还是大七,在跟一同学聊找工作,谈钱,谈收入,谈某医院住院医多累多穷,那同学突然盯着我:“我就不明白,你长这么好看,为什么现在还这么穷。”????顿时心里一万个莫名其妙。

情形三:跟一高中同学聊天吃饭,谈最近的感情进展和工作压力,聊到如何恋爱的话题,我说这几年读书太忙太累,一整天的精力用来学习、实习和考试,放松的时候就追追轻松的综艺、看看剧,这样子似乎无法与恋爱对象有像样的聊天话题,会担心聊着聊着就会陷入尴尬的沉默。“这就是为什么我找对象不愿意找你们这种理科女生,我自己已经是这样了,所以再找这样的女生就比较无聊了。”我觉得这句话简直都能放进PUA的教程里。

情形四:一曾经对我有好感的男生跑过来问我你们家是不是在“黄泛区”,你会不会因为你是来自“黄泛区”的人就会感到自卑。于是我百度了一下什么是黄泛区,惊讶为啥到现在还有人拿80年前的历史说事情,再也不想理他。现在觉得当时真应该补一句:”傻逼,please F*** off。“

其次来谈谈标签的本质以及为什么人们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给自己或者他人贴标签。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无法在一定时间里了解一个人所有的方面,于是在社交时会对其他人做一个简单的分类,由于语言的本质是方便交流,因此,标签的本质是一种分类语言,”男“”女“”士农工商“都是一种标签,这类别名词的意味在于社会赋予这个名词特点的合集,比如“男”的特点合集包括了强壮、负责任、胸襟、竞争优势、肉欲、占有欲、征服、花心等等,“女”的特点合集包括了柔软、同情心、母性、竞争弱势、拜金、虚荣等等。

人与人在距离比较远的时候,往往是针对这个人的职业,比如”程序猿“”科研搬砖工“”金融男““医生””陪酒女”,这类标签大多偏中性,代表着这类人群在统计学上最显著的特点合集;随着距离的拉近,标签也会变得更为具体和小众,针对的是这个人外在显露的性格、性别和职业的组合,比如“憨憨”“油腻”““傻白甜”“心机“与”中年男“”大妈“”妞“组合在一起,就铸就了一些鲜明代表,“憨憨甜妞”“油腻中年男主任””眼镜女博士““心机女明星””金融渣男“,这类标签渐渐负面内容多了起来,也越来越遭到我们的抵触;如果有缘分把距离拉得更近,那么你可能会渐渐发现“傻白甜”也有果决的一面,“油腻中年男”也有脆弱和依赖,“眼镜女博士”的灵魂相当有趣,而朋友正是一群将你去标签化看待的人。

人们可以利用身上的标签去获得利益,例如“憨憨程序猿”可能在择偶市场会被认为“靠谱”,有人甚至会营造出一种人设来获得好感,例如女明星营造“不靠男人的大女主”形象。

然而,标签语言我觉得更多地会给自己和他人造成困扰。比如,在找对象的时候,如果很快就将对方贴上“无趣理科女博士”或者没见识的小地方人,且不说给对方造成的伤害,于自己而言,也是将自己陷入标签框定的择偶范围,实在可悲。同时,如果自己被贴上负面标签,也会因此沮丧和不爽,甚至陷入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往往为一些不了解你的人伤心难过,而实际上,大可不必。

一个标签的负面含义过多就成了歧视,往大了说,最近发生的”Black Lives Matter“活动正是标签化社会最直接的后果;最近流行的”女权“风也是因为”女“是一种竞争弱势的标签,不然也不会有人争当”女汉子“、”女强人“。记得一男性友人曾经吐槽:”到处都在宣扬女权,腻都腻死了,有什么意义呢,女性还是弱势群体这个事实又无法改变。“——不然呢,不强调的话,岂不是更糟糕,最起码这是改变的第一步。

如果每个人都在肆无忌惮地使用标签,这样的社会有时会让人窒息。这让我不禁想象,一个去标签化的社会是什么样子?一个不存在黑白、男女、胖瘦甚至不存在形容人的形容词的社会。请注意,这里的不存在,是不存在这些观念。那么,这种社会应该不存在分类的概念,再推一步,是不存在社会等级与分工,那么每个人的诉求是否能得到满足呢?那么这样的社会的人们是怎么工作呢?最大的可能是每个人都不需要工作,或者随便选一份工作都可以,这当然就需要一个强大的生产力基础来支撑。如果有人能做一个这种类似的社会学试验就很有意思了。

最后,我相信,人与人的交往是存在灵性的,真诚与不真诚,尊重与不尊重,可以被感知与回应,这也是为什么有人的人格魅力很大,有人却会遭到嫌弃。

对自己的期待:不卑不亢,真诚却不迎合,甚至可以做到及时回怼。

标签、敏感与歧视》有13个想法

  1. 标签的话,被贴了肯定很不爽,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显示出了给你贴标签的人的无知狭隘,所以也没啥好太在意的,shake off即可。我的体验就是,人是有很多层次的,很多时候你就是很难和另一个层次的人有效沟通,非常累,还不如避而远之。
    另一个就是,对于black life matter这个我个人观点不是特别正面。那黑人被误杀当然很惋惜,但是要是换你去做警察,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呢。抓人是冒着生命危险的,有的歹徒不制服那就可能自己被反杀,警察有时候就会下意识作出过激举动。少数族裔参与公平竞争的权利当然要值得保护,这个我很支持,但是民族和民族之间真的有时候culture、氛围啥的不一样,比如做不到搞学术的黑人很高比例那也不应该对他们降低要求。就好比我们东亚人热爱给娃打鸡血、送好学校、逼读好书,我感觉黑人就比较松弛,本来就没有这种拼命和进取的氛围,快乐过一生,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上层的黑人肯定有,我之前上课还跟一个MDPHD黑人学生搭小组,挺靠谱的。但是black life matter到后来有种89年天安门撒泼的感觉,从好的出发点,变成了打砸抢烧小混混的狂欢,真是呵呵。

    1. 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太去judge或者贬低给你贴标签的人,shake off在心理学的角度是一种不成熟的心理防御机制,等于说是denial,而比较成熟的心理防御机制是sublimation和humor,有些标签可能甩不掉,我们可以学着去live with it, joke with it and make use of it.
      然后种族歧视实际上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得去反思这个现象“做不到搞学术的黑人很高比例那也不应该对他们降低要求”,到底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我觉得我们都没有太多的资格去评论

  2. 啊,对于心理学我确实是没啥研究@ @…需要学习一下。

    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争论一直有,目前显然是降低要求胜出了哈哈。其实高考录取不也有自强计划吗,和种族问题有很多共通的地方。我不知道有没有对这类群体的研究,我和同学买菜的时候还讨论过这个问题,觉得确实很复杂。感觉有时候不是给一个上好大学机会/给一个教职就能改变那么多的,不懂,让社会学的人来研究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